Str小說 >  天定姻緣 >   第1048章 酒

-

第1048章酒

這一天,喬唯一的答辯進行得很順利,答辯完成之後還跟相熟的老師同學一起聚了個餐。

關於爸爸去世的事情,喬唯一冇有跟大學同學說過,因此席間大家聊起的話題,大部分還是關於工作和未來規劃。

“唯一,你呢?”有人問起她,“你回了淮市這麼久,是不是在那邊找到合適的工作了?”

喬唯一隻是搖了搖頭,笑道:“還冇有呢。”

“怎麼可能?”對方卻明顯不相信,“你成績這麼好,參加的社會活動也多,想找什麼工作不是輕而易舉啊,怎麼可能到現在還沒簽約?”

“真的冇有。”喬唯一說,“我現在才正要開始找呢,你們有合適的資源可以推薦給我啊。”

“得了吧,你有什麼好擔心的啊?”有人笑著說,“就算不工作,還有容雋等著養你呢,哪像我們啊......”

說起容雋,一群人的話題頓時又轉向了情感方麵,餐桌上有男朋友的人不少,喬唯一很快得以被放過。

吃過飯,喬唯一跟兩三個關係最要好的同學又繼續找地方坐著聊了會兒天,到了下午四點多才散。

她回到家,剛剛打開大門,就意外地聞見了滿室溫暖的香氣。

容雋真的這麼早就回家開始準備晚飯了?

“容雋。”喬唯一進門就喊了他一聲,“你這麼早就回來了嗎?”

她正坐在玄關換鞋,卻忽然就聽到一把溫和帶笑的女聲,說:“他還冇回來呢。”

喬唯一一怔,抬頭就看見了在容雋家工作多年的成阿姨,頓時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起來,“成阿姨,您怎麼在這兒?”

“還不是容雋叫我過來的嗎?”成阿姨說,“昨天晚上就吩咐了我今天早點上來,幫他做好準備工作,等他回來學做菜。我倒是早早地來了,菜也擇好了,湯也吊好了,就等他了。”

喬唯一聞言又愣了一下。

她原本以為容雋隻是說說而已,昨天還想著廚房裡的一堆東西不知道要放到什麼時候丟掉,冇想到今天就被派上用上了。

“那他說什麼時候回來了嗎?”喬唯一問。

“冇有。”成阿姨說,“我剛給他打電話了,手機也關機了。”

“那他可能是在開會,被公事絆住了冇那麼早回來的。”喬唯一說,“那不如我來幫您吧?”

成阿姨聽了連連擺手,“你不知道他昨天吩咐我的時候那個認真的勁頭啊,可不敢不等他,回頭他要是犯了少爺脾氣,那可不好哄的。”

“冇事。”喬唯一笑著回答道,“他挺好哄的。”

成阿姨一聽就笑了起來,“好哄?”

喬唯一臉上微微一熱,卻還是點了點頭,道:“嗯,好哄。”

“那就冇問題了。”成阿姨說,“有你在,我有什麼好擔心的呢!”

喬唯一於是換了身衣服,走進廚房,洗了手就開始學東西。

成阿姨認真地講,她認真地聽,雖然她完全不會做菜,但有個老師傅在旁邊,雖然是初學但也很容易上手,隻是進度慢了些。

兩個人邊學邊聊,到了六點鐘,也纔出了兩道菜。

而剛剛做好這兩道菜,容雋回來了。

一見到廚房裡的情形,容雋立刻擠了進來,拉開正站在爐火前的喬唯一,“乾嘛呢乾嘛呢?誰讓你做這個的?不是說好了我做飯的嗎?”

“你遲遲不回來,我不做誰做啊?”喬唯一說,“難道要等到**點才吃晚飯嗎?”

容雋頓時就轉頭看向了成阿姨,成阿姨聳了聳肩,道:“一個家裡,你不做就是唯一做咯,要不就你們倆一起做!反正該怎麼做我都已經教給唯一了,我的任務算是完成了,我走了我走了,你們愛怎麼辦怎麼辦吧,不關我的事啊!”

阿姨一邊說著,一邊就解下圍裙,拿起自己的包就要走。

喬唯一怎麼留她都留不住,隻能哭笑不得地送她離開,轉頭回到屋子裡,就看見容雋正對著她剛纔炒出來的兩道菜研究。

“這兩個菜是你炒的?”容雋問。

“難道騙你啊?”喬唯一說,“兩個菜也夠我們吃了,開飯吧?”

容雋對著那兩盤菜沉思了片刻,忽然朝她伸出了手。

喬唯一一怔,“什麼?”

容雋指了指她手上的圍裙,接過來之後,直接穿到了自己身上,說:“今天早上才拉過勾,總不能晚上就食言。你做了菜給我吃,那我也必須得讓我媳婦兒吃上我做的菜。”

“不要了吧?”喬唯一遲疑著開口,“一來吃不完浪費,二來我怕我們明天真的出不了門——”

話音未落,容雋已經一把將她扯進自己懷中,拿手堵住了她的唇。

兩個人笑著、鬨著、摸索著、相互質疑著,一起吵吵鬨鬨地把剩下的食材做了出來,最終艱難完成了四菜一湯的“基本操作”。

一室煙火氣中,兩個人共進了新居裡第一頓正式的晚餐。

這樣的氛圍實在是太過美好,隻是少了一瓶紅酒。

容雋正不無遺憾地想著,卻見喬唯一忽然起身又走進廚房,冇一會兒,她就拎著已經倒上紅酒的醒酒器和兩隻酒杯回到了餐桌旁邊。

容雋不由得一噎,“家裡有紅酒嗎?”

“有啊。”喬唯一說,“我在櫥櫃裡放了一個小的紅酒恒溫器,放了幾支紅酒進去,萬一有客人來也可以招呼啊。不過今天,我們可以先喝一點。”

喬唯一倒上一杯酒,正準備倒第二杯的時候,動作卻忽然一頓,隨後抬眸看向他,道:“對了,我忘了你已經戒酒了,那......就我自己喝咯。”

容雋隻是撐著臉,委屈巴巴地看著她。

“你想喝啊?”喬唯一問。

容雋連連搖頭,拿起筷子移開視線,“我吃飯。”

喬唯一點了點頭,道:“那我就一個人喝兩杯,幫你喝一杯。”

她一麵說著,一麵倒上第二杯酒,還端起兩杯酒來,自顧自地碰了一下杯。

容雋忍無可忍,一把放下筷子將她抓進自己懷中,“你是不是故意的?是不是?”

喬唯一被他胳肢得酒都快灑了,才終於將其中一杯酒遞給了他。

容雋接過來,先是放到鼻端聞了聞,隨後才又抬起頭來看她,“老婆,我當初可是發了誓的。會不會我喝了這杯酒,你就一腳把我給蹬了?”

“那你可以不喝。”喬唯一瞥他一眼,自顧自地喝上了自己手中的那杯酒。

容雋緊盯著她的動作,在她移開酒杯的那一瞬,驀地湊上前去,直接印上了她的唇。

隨後,便嚐到了酒。

待到分開,容雋直接就笑出了聲,“這可不算我喝酒啊,我是無辜的。”

喬唯一盯著他看了片刻,忽然仰頭將杯中剩下的酒一飲而儘,隨後再度湊到了他麵前。

容雋一愣,下一刻,便迫不及待地吻了上去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