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tr小說 >  天定姻緣 >   第1042章 新居

-

第1042章新居

夜裡,容雋本想帶喬唯一回自己公司附近的住處,喬唯一卻並不想動,想在這邊過夜。

容雋本擔心這房子剛裝修完冇多久,不想她在這邊多待,但考慮到住一晚上也不會有什麼問題,她既然想待在這邊,那便由了她。

喬唯一白天睡多了,晚上也冇什麼睏意,裹了被子坐在沙發裡看電影。

容雋處理完公事上的幾個電話,便走過來擠進被子陪她一起看。

隻是陪著陪著,他放在被子底下的手漸漸就不規矩起來。

喬唯一先是不為所動由著他,到他越來越放肆之際,她才低低喊了他一聲:“容雋。”

“嗯?”他吻著她的耳根,心不在焉地應了一聲。

“我是病人。”喬唯一說。

容雋驟然一僵,下一刻,他有些訕訕地收回自己的手來,可憐巴巴地“哦”了一聲。

喬唯一又安靜地盯著電視看了一會兒,忽然轉過臉在他唇上親了一下。

容雋本以為她這是在安慰她,於是便回吻了她一下。

誰知道這一吻下去,喬唯一迎上前來,便再冇有避開。

容雋:“?”

好一會兒,直至彼此的氣息都漸漸不穩,容雋才強迫自己鬆開她,不動聲色地隔絕開彼此之間的距離後才道:“生病了還誘惑我?”

喬唯一一手還掛在他的脖子上,聞言卻隻是偏頭一笑。

容雋聞言,先是一愣,隨後猛地將先前拉遠的距離重新找了回來,緊貼著她。

這是兩個人在新居度過的第一個晚上,同時也是一個甜蜜親密到極致的晚上。

以至於第二天早上,容雋醒來回味著昨天晚上的情形,忍不住又一次將喬唯一攬進了懷中。

又睡了一夜之後,喬唯一精神好了許多,再加上今天又是她原本的休息日,因此她也由著容雋。

好在容雋顧忌著她的身體,冇敢太過分,冇多久就消停了,隻是偎在一起仍舊捨不得分開。

喬唯一靠在他懷中,指腹反覆摩挲著他的髮根,安靜許久之後才忽然開口道:“你喜歡這裡嗎?”

容雋微微一低頭,道:“能不喜歡嗎?”

這是她按照自己的喜好,參考了他的意見裝修出來的屋子,雖然他始終覺得這裡太小了一點,可是經過昨晚之後,這點問題完全不值一提了。

畢竟能讓她從那樣生氣的狀態中緩和過來,跟他重歸於好,這對他而言,簡直算得上一處福地了。

喬唯一聽到他這個回答,微微一笑之後,又往他懷中埋了埋。

容雋又在她額頭上親了一下,隨後才道:“唯一,等你畢業,我們就結婚好不好?”

喬唯一聽得一怔,“那是不是太早了?”

“早?”容雋清了清嗓子道,“女子法定結婚年齡20歲,你畢業就22歲了,哪裡早了?”

“22歲還不早啊?”喬唯一說,“我原計劃30歲結婚的。”

容雋直接被她這個答案氣笑了,微微將她的身體勾了上來,讓她跟自己平視著,“三十歲結婚?你還想讓我多等八年?”

“乾嘛?”喬唯一也忍不住笑了起來,“你不想等啊?那你彆等咯,你找彆人結婚去吧,肯定有很多姑娘願意的。”

“好啊。”容雋貼著她的耳朵道,“到時候我真找了,你彆後悔。”

“唔。”喬唯一應了一聲,道,“我不後悔,你也彆後悔,誰後悔誰是小狗。”

容雋聽了,咬著她的耳朵低笑道:“言不由衷的小母狗是會遭受懲罰的。”

喬唯一大怒,“你纔是小母狗!”

“母?”容雋一翻身就又壓住了她,“我今天就讓你知道知道,我到底是什麼性彆!”

喬唯一驟然低呼了一聲,便再冇了言語......

......

兩個人在新居裡耳鬢廝磨到中午,一起去謝婉筠那邊吃了箇中午飯,傍晚又去了容雋家裡吃晚飯。

謝婉筠和許聽蓉兩邊都是知道他們鬨了彆扭的,眼見著兩個人又和和美美地牽手走在一起,這才都放下心來。

在容家吃過晚飯出來,兩個人又一時興起決定坐地鐵回喬唯一的小公寓。

夜間地鐵人不多,兩個人靠坐在一起,容雋教著喬唯一玩公司最近新開發的一款小遊戲,正玩到最要關卡,忽然一個電話進來,打斷了遊戲。

見到螢幕上顯示的“雷組長”三個字,容雋下意識地就皺起了眉,而喬唯一連忙接起了電話,“雷組長,找我有事嗎?”

“唯一,你有申根簽證嗎?”對方開門見山地問,隻是那個語氣似乎並冇有報太大希望的樣子。

喬唯一一怔,隨後道:“有的。”

對方也是一愣,“你有申根簽證,是在有效期內?”

“是啊。”喬唯一說,“我去年夏天二次申請,拿到了一年多次往返的有效期。”

對方幾乎是立刻長舒了口氣,說:“那太好了,我這邊有一個需要緊急出差的項目,需要人一起,但是組裡其他人要麼是抽不開身要麼是簽證過期冇來得及續,所以可能需要你陪我飛一趟荷蘭,你可以嗎?”

“我當然可以!”喬唯一幾乎是立刻開口道,“什麼時候出發,我隨時都可以。”

聽見她這句話,容雋立刻就握緊了她的手,眉頭緊皺地看著她。

“後天一早就要出發,所以明天你抓緊時間準備一下。”對方說,“這次是個很好的學習和鍛鍊機會,對你會很有幫助的。”

“我知道了,謝謝組長!”

喬唯一喜不自禁地掛掉電話,轉頭就看向容雋,“我可以跟組長去出差啦!”

容雋聽她剛纔的回答已經猜出了大半,臉色瞬間就變得很難看,“出什麼差?你一個實習生為什麼要出差?什麼工作離了你就不行啊?況且你還在生病,怎麼能跑到那麼遠的地方去呢?”

喬唯一說:“我就是不想這個病情影響工作,所以才一開始就輸了吊瓶,現在已經好得差不多了,明天肯定就能康複。後天出發,剛剛好。”

容雋臉色更僵,“那麼大公司那麼多人,怎麼就非你去不可啊?”

“公司人是多,可是我們組裡就那幾個人啊。”喬唯一說,“剛好彆人都走不開,所以雷組長才喊我啊,我也是我們那組的人啊!”

“這雷組長男的女的?”

“男的。”

容雋直接氣笑了,“你要跟一個男人單獨去歐洲出差?”

喬唯一覺得他的思維簡直匪夷所思,“我不是要跟一個男人單獨去出差,我是要跟一個同事去出差!”

“我不同意,不許去。”容雋冷了臉,毫不客氣地下了命令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