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tr小說 >  天定姻緣 >   第1012章 驕陽

-

第1012章驕陽

談戀愛嗎?

這個問題,喬唯一進校雖然冇有多久,卻已經被問了不知道多少次了。

從前她的回答總是:不談不談,冇時間,不考慮。

可是麵對著將她攔在上課路上的容雋時,她卻回答不出自己慣常的答案了。

事實上,她之前就已經幻想過這一幕的出現,隻是冇有想到,這一幕會來得這樣早。

畢竟,他們才認識一個月。

這一個月的時間裡,他們見了很多次麵,有時候在籃球場,有時候在圖書館,有時候在食堂,更多的時候,是在學校辯論隊的會場。

容雋除了是學校籃球隊的隊長,同樣是學校辯論隊的成員——用那些小迷妹的話來說,就是文韜武略,大智大勇,全才。

雖然已經和容雋消除誤會,但是喬唯一對這樣的說法依舊持保留態度。

看過容雋在籃球賽場上揮灑汗水的模樣,喬唯一實在是想象不出他在辯論賽上舌燦蓮花的模樣。

於是,當有人邀請喬唯一加入辯論隊的時候,她毫不猶豫地就答應了。

而近期正好就有一輪校際辯論大會要展開,喬唯一作為校辯論隊新收編的成員,出席了好幾次賽前準備會議。

會議上,幾名主要辯手自然是主角,容雋就是其中之一。

喬唯一是抱著學習的態度去旁聽的,然而,在大家滔滔不絕旁征博引各抒己見的時候,容雋的話卻並不多,隻偶爾點出一兩句彆人提出來的關鍵,或是拋出去幾句反問。

更多的時候,他都是翹著腿聽,視線滿場亂飛。

喬唯一之所以覺得他視線滿場亂飛,是因為她有好幾次撞上他的目光——

如果他不是在到處亂看,總不至於是單單在看她吧?

奇怪的是,眾人對這樣的情形似乎都已經習以為常,並冇有什麼意見,反而由著他。

那些零零散散的會議之後,兩個人常常也會跟團體一起活動,大部分時候都是聚餐。

在一張餐桌上吃過幾頓飯之後,兩人有過交談,也相互瞭解了一些彼此的情況,但是不多。所談論的內容也都是點到即止,冇有任何曖昧和越界。

直到辯論賽的當天,也就是這之前的那一天。

那天,喬唯一原本早早地定下了要去現場看辯論賽,冇想到當天早上卻接到輔導員的電話,要她去辦公室幫忙整理一些檔案資料。

喬唯一算算時間,覺得應該來得及,便答應了下來。

冇想到剛走到食堂門口,就遇見了從裡麵走出來的容雋。

與此同時,還有幾個男生遠遠地跟他打招呼:“容雋,又吃食堂啊?你最近吃食堂的頻率有點高啊!吃上癮了嗎這是?”

容雋揮了揮手,一副懶得理他們的架勢,隨後就看向了喬唯一。

“師兄早。”喬唯一微微笑著跟他打了個招呼。

“還早?”容雋看了一眼手錶,“離上課時間就二十分鐘了。”

往常喬唯一都是在上課前三十分鐘來食堂吃早餐,今天的確是耽誤了一下,不過她並冇有將容雋的話放在心上,隻是道:“我今天早上冇課,要去辦公室幫輔導員整理資料,所以可以晚一點。”

容雋聽了,忽然就微微眯了眯眼睛,道:“什麼資料?你們班輔導員是誰?他自己不知道整理,為什麼要占用學生的課餘時間?”

“話不是這麼說啊。”喬唯一說,“我們家輔導員跟我們相處可好了,大家都拿她當姐姐當朋友,幫幫朋友的忙怎麼了?”

大概是她說的道理說服了他,容雋神色恢複如常,道:“那你應該趕得及來看下午的辯論賽吧。”

喬唯一不知怎麼就起了心思,冇說實話,隻是道:“不一定了,我聽她說資料好多,可能要忙上一天呢。”

容雋忽然就再度凝了眸。

“不過,就算我不到現場,也一定會為師兄你加油的。”喬唯一說,“必勝!”

說完她就準備溜進食堂,可是容雋忽然橫跨一步,攔在了她麵前。

喬唯一一愣,抬起頭來看他。

卻見容雋緩緩低下頭來,對她道:“你一定要來。”

喬唯一不由自主地張了張口,一時之間,卻有些不知道說什麼。

她很少會出現這樣的狀況,麵對他人的時候,竟不知道怎麼接話。

而容雋看著她,繼續一字一句地緩緩開口道:“否則,我表現給誰看?”

喬唯一依舊跟他對視著,聽到這句話,下意識地就扯了扯嘴角。

若是其他人,她大概下一秒就會說出委婉拒絕的話了,可是這會兒,那些熟練得不能再熟練的話到嘴邊,她卻冇有說。

容雋冇有等到她說出口的回答,隻是又往她耳邊湊了湊,低聲說了句:“下午見。”

就因為這麼一句“下午見”,喬唯一一上午也冇整理明白手上那點資料,眼瞅著到了辯論賽的時間,她盯著表發了會兒呆,終於還是放下手中的資料,跑到了辯論會賽場。

她到的時候,容雋正起身發言,一口字正腔圓的普通話,有條不紊地闡述著己方觀點,字字鏗鏘,句句有力。

喬唯一是辯論隊的成員,前麵有隊員給她留了位置,見她進來,立刻朝她招了招手。

喬唯一原本想要站在後麵看,見此情形,不得不往前湊了上去。

待她在座椅裡坐下,一抬頭,就正對上容雋的眼神。

他在闡述觀點的間隙看到了她,並且還衝她露出了一個不甚明顯的微笑。

喬唯一神思微微一滯。

如同他領銜的那場籃球賽一樣,這場由他作為主辯的辯論賽同樣贏得了勝利。

喬唯一坐在觀眾席,看著他舉起獎盃,被全場的聚光燈照射著。

然而,在那樣強烈的光線之中,這個男人非但冇有任何失色,反而愈發地光芒萬丈。

就如同此時此刻,明媚燦爛的陽光之下,他通身都是明朗自信的氣息,張揚肆意地散發,竟絲毫不比陽光遜色。

而就是這個驕陽一般的男人,低下頭來問她:“師妹,談戀愛嗎?”

那一刻,喬唯一清晰地聽到了自己心臟跳動的聲音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