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蘇顏惜所有的勇氣,在‘謝謝’這兩個字中,潰散乾淨。這些年來,她的感情在司霆舟眼裡,大概就是一個笑話。蘇顏惜回到臥室,從抽屜裡掏出一個日記本,輸入密碼打開。裡麵所有內容都和司霆舟有關,是她的整個青春。...

蘇顏惜所有的勇氣,在‘謝謝’這兩個字中,潰散乾淨。

這些年來,她的感情在司霆舟眼裡,大概就是一個笑話。

蘇顏惜回到臥室,從抽屜裡掏出一個日記本,輸入密碼打開。

裡麵所有內容都和司霆舟有關,是她的整個青春。

文字從青澀到成熟,話語從多到少。

一句一句‘司霆舟,我愛你’從熱烈到死寂,她從頭看到尾,已經從深夜到了第二天早上。

最後一條——

“如果穿書要攻略男主,卻發現自己愛上了男主,怎麼做才合適呢?”

這時,虛空中忽然亮起了紅色警告——

【警報!警報!蘇顏惜攻略司霆舟倒計時:隻剩5小時!】

蘇顏惜呆呆坐了一會兒,淚無神落在泛黃的日記本上。

——怎麼做都不合適,愛上司霆舟的那一刻,她的攻略註定失敗。

……

兩個小時後。

蘇顏惜見了顧長沐,並且將MC的所有股份都轉讓給了他。

顧長沐莫名且慌張:“你這是要做什麼?如果累了就休息一段時間,公司的事情,你不用擔心。”

“你我都知道,現在的MC就算冇有我,也能發展的很好。”蘇顏惜帶著歉意,目光懇求。

“我並不是無償送你股份,我其實想托你照顧我外婆。”

聽著這臨終遺言般的話,顧長沐更加不安。

“顏惜——”

“你陪我走走吧。”蘇顏惜打斷他,忍著身體的疼,衝他笑笑:“我聽說站在巴彆塔頂端,可以看見逝去親人化作的星星,我想去認認位置。”

顧長沐直覺這話不對,可也隻當蘇顏惜想念逝世的外公。

她家的情況他很清楚,蘇母生她的時候難產,從小蘇顏惜就跟外公外婆生活,直到十七歲那年,才被正式接回蘇家。

不久,海城巴彆塔。

蘇顏惜的生命已經進入了倒計時。

她已冇了什麼力氣,連站立都變得困難。

她靠在顧長沐肩頭,看向星空。

星星冇看見,映目卻是紅色的催命字元——

【蘇顏惜攻略司霆舟倒計時:00:30:59】

隻剩半個小時的生命。

不知怎麼的,蘇顏惜就落下淚來。

她以為自己會恨司霆舟的冷漠,可生命的最後一刻,她卻還是想他……

“我想去見司霆舟。”

她的聲音很輕,顧長沐湊到她唇邊,才聽驚她說的話。

他心頭一疼,卻不忍心拒絕她。

時間一點點過去。

邁巴赫在擁擠的馬路上緩慢挪動,顧長沐急切的聲音在蘇顏惜耳邊響起。

“司霆舟今晚在海城第一酒店給蘇珍珍過生日,這段路是海城最繁華的地段,難免有些堵,再過個20分鐘,我們大概就到了。”

可係統的警告卻顯示——

【蘇顏惜攻略司霆舟倒計時:00:00:26】

蘇顏惜看著外頭滿滿的車流,如同長龍般,蔓延至看不見儘頭的遠方。

她知道,自己恐怕見不到司霆舟了。

她撥通了司霆舟的電話,如果見不到人,在死前再聽一聽他的聲音也好。

“嘟——”

電話每響一聲,蘇顏惜的生命就越少一秒。

電話響了十聲,自動掛斷。

蘇顏惜疲憊靠在副駕駛上,呼吸越來越輕。

她撐著最後一口氣,給司霆舟再次撥過去,與此同時,她看到了對麵大樓廣告屏上的一幕。

燈紅酒綠的宴會中央,司霆舟握著璀璨的寶石,衝著蘇珍珍單膝下跪:“珍珍,生日快樂。”

與此同時——

【蘇顏惜攻略司霆舟倒計時:00:00:00!】

【警報!警報!攻略失敗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