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[]

看著陳大計吃癟,屋內眾人又是一陣開心大笑。

聾婆婆語重心長的囑咐道。

“九難啊,奶奶告訴你。”

“要是仇家知道你還活著,就會日夜想著算計你。”

“因為他們心裡怕啊,怕你厲害之後去找他們報仇!”

“所以,在你徹底殺光那些畜生之前,一定要按照幾位仙家說的去做。”

這一刻,華九難終於再次成長,內心堅定如萬年寒冰。

“奶奶、幾位前輩,你們放心,我記住了!”

陳大計是紅臉漢子,向來不缺為兄弟捨身忘死的勇氣。

“老大,幾位仙家的話,我雖然聽不大明白,但是我保證。”

“以後不管和誰乾架,你讓我上我就上,就算鼻子乾出坑,割腕也和他們拚!”

“絕對不帶慫的!”

陳大計說到這裡,稍微猶豫一下後,縮了縮脖子。

“最少隻要八爺不跑,我絕對不會先跑......”

眾人懶得搭理冇正經的陳大計。

灰老六將自己去學校後,遇到的事情講了出來。

常懷遠聽了不屑冷哼。

“人骨護符?”

“隻有茅山邪修和化外之民,纔會使用這種損傷陰德的手段。”

(讀者老爺罵我,我也得注:因常懷遠活了千年,所以稱神州之外的所有人,為化外之民。)

“化外之民?”胡青山喃喃自語。

“難道製作人骨護符的人,就是供養‘牛鬼’的傢夥?”

“這件事情,真是越來越有意思了。”

灰老六眼露寒芒。

“不管他們是不是一夥人,隻要威脅到小先生的,必須死!”

“明天我就讓小崽子們盯住檜木山。”

“必須把這些傢夥都揪出來!”

既然事情商定,所有人散去各自忙碌。

第二日一早,常八爺吃過方便麪,就馱著華九難和陳大計,一路風馳電掣的趕回學校。

華九難還好:有龍皮護身,還自幼學習古武術,因此不覺得太冷。

可陳大計就慘了:

儘管早有準備,帶著騎摩托車用的全封閉頭盔,但依舊凍得一把鼻涕一把淚。

“八、八、八、八爺,和你商量個事兒唄?”

常八爺冇好氣的回答。

“小癟犢子,有話快說、有屁快放!”

陳大計吸溜著大鼻涕,結結巴巴。

“能、能、能不能給你扣個車篷。”

“多、多、多、多少錢,讓我爸出。”

常八爺就知道,這小子狗嘴吐不出象牙。

一邊轉身離去,一邊大聲咒罵。

“滾犢子!”

“老子特麼的是長蟲,又不是王八,背個殼子滿山溜達,還不讓人笑死!”

華九難二人一進門口,正好迎麵遇到等在這裡的李金龍。

陳大計掄起頭盔就往前衝。

“咋滴,捱揍冇夠是不?”

“自己送上門來了?!”

李金龍出身流氓世家,深知“好漢不吃眼前虧”的道理。

更何況,這小子早有預謀,在憋壞呢。

隻見他對著陳大計連連擺手,還嬉皮笑臉的取出香菸遞了過去。

“陳老大彆誤會,我隻是路過,路過!”

陳大計呸了一口,嫌棄的一把拍掉李金龍手中的香菸。

“路過就快滾!”

“麻蛋,要不是老子凍得難受,非要打你個癟犢子一頓!”

望著華九難和陳大計遠去的背影,李金龍露出冷笑。

他小心翼翼的從懷裡,取出一隻腥臭的黑蝙蝠。

咬破指尖,將血滴在蝙蝠嘴裡。

“小祖宗,記住剛剛那兩個傢夥的樣子冇有?”

“勞煩您回去告訴我姑,他們欺負我,老子要他們死!!!”

正文字數已滿,還超了500,讀者老爺彆噴我!

我太難了,每天低頭寫四小時免費文,到頭來還要捱罵。

罵我的各位衣食父母,你們的良心不會抽筋麼?

免費文字來就賺不了幾個小錢,我也是人,我也得活著吧?!

這幾天收入越來越低......

在這鬥膽,請各位讀者老爺跟我一起朗讀:

早上起來乾什麼?拉屎時候看小說!

生活都不容易,隻求各位點催更,用愛發電!

拜謝!-